游客你可以选择到
李万瑶个人网站
本站已通过实名认证,所有内容由李万瑶教授本人发表
李万瑶的头像
李万瑶  教授
优秀蜂疗人
广州中医药大学
http://www.39fengliao.com/member/index.php?uid=liwanyao
李万瑶教授的信息
感谢信:0    礼物:41发感谢信
爱心:     贡献值:5675
单位:广州中医药大学
擅长:
长期从事中医针灸学的教学、医疗、科研工作。至今每周坚持三次中医针灸临床工作,提倡针药灸三者结合,擅长用中医各种疗法及特色针灸治疗各种痛证及痿证、 风湿病、妇科病、骨关节病等疗效显著,尤其对蜂针疗法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及癌症方面具有较深的造诣。主讲过针灸学、针灸医经选、各家学说、理疗学、中医妇科学等课程;擅长治疗:各种痛证。
简介:
中国杰出蜂针治疗临床研究专家,针灸学专业博士生导师。
...
个人相册更多>>
友情链接更多>>
心意礼物更多>>

  • 长寿面(1个)

  • 再世华佗(1个)

  • 德医双馨(1个)

  • 吉祥如意(1个)

  • 医德高尚(1个)

  • 花篮(1个)
救命篇:古代中医急救诸法!

发布时间:19-09-19 07:43


五绝者,一自缢、二摧压、三溺水、四魇魅[鬼压床]、五服毒也。
 
自缢
自缢者,自旦至暮,虽已冷必可治;自暮至旦,则难治,阴气盛也。然予尝见自暮至旦而犹救活者,不可轻弃也。救治之法,先将人抱下,以被褥塞住谷道,次将绳索徐徐解去不得遽然截断,然后将手按摩胸堂,若有气自口出,微有呼吸,即以好肉桂心二、三钱,煎汤灌之。若已僵直,令两人以竹管吹其两耳,然后以半仙丸,纳鼻孔中,并研末,吹入耳中。但心头温者,虽一日犹可活也。
 
看见有人已上吊,千万不能立即将绳割断,而应用衣服包紧其脚,用手紧紧顶住其肛门,如果是妇女,还须将其阴门顶紧,然后抱住轻轻放下,让其躺在地面.一人踏住吊死者两户,双手用力紧拉其头发,不让其头下垂;一个轻轻揉拨喉咙,一人按擦其心胸,又轻轻按摩腹部,一人摩捏其手脚,慢慢屈伸,逐渐可以复原.如果吊死时间长,身已硬直,此时应顶牢肛门和阴门,不让其泄气,两人用竹管吹死者两耳,不能停口,一边用鸡冠血滴入死者鼻中(男左女右),经过十五分钟或更长时间,就可以感觉到死者有气从口中吐出,此时一切仍然不能放松,过一会儿,用淡姜汤渗入其嘴,滋润其喉,直至其手脚能逐渐活动时方可停止以上工作,吊死者即使已吊死一天或一夜,周身已冷,但还是有希望救活的,如果身体稍软心口微暖,即使是断气一天上,只要依照上述方法,多吹多摸,仍然可以救活,切不可大意而误事.
 
摧压
 
摧压者,或坠堕,压复打伤,心头温者,皆可救也。将本人如僧打坐,令一人提住头发用半仙丸纳入鼻中,并以广三七二、三钱,煎酒灌之。青木香煎酒灌之亦佳。
 
溺水
溺水者,捞起,以其人横伏牛背上,如无牛,以凳代之,沥去其水,用半仙丸纳入鼻中或用搐鼻散吹之,仍以生姜自然汁灌之,但鼻孔无血出者,皆可救也。
 
将溺水者捞起用一筷子横插其嘴,让水流出,再用竹管吹其两耳,用生半夏末吹鼻孔,用皂角末塞入其肛门,让出完后,一边吹气,久而复苏.如果是夏天,可将溺水者横卧于牛背上,使人牵牛走,腹中之水自然会从口中流出,再用生姜汤灌下,并用生姜擦牙,慢慢就可以救活.如果没有牛,可让活人依上法背起溺水者轻条,效果同佳.如果是冬天,应将湿衣更换,一边炒盐用布包好后烫肚脐,一边铺上厚棉被,让其卧于被上,厚厚地铺上草灰,再撬口横插筷子,两耳吹气,口灌生姜汤,便可慢慢复苏.如果溺水者微笑,应立即掩紧其口,不鼻.如果掩不住,其笑不停,就没有救活的希望了.还应注意的是,溺水者不能急于让其见火,一旦见火,就会大笑不止,无挽救的希望.最后两点,急救溺水者千万要注意.
 
魇魅
魇魅者,梦而不醒也。此浊气顽痰闭塞所致。先用通天散吹鼻中,随用苏合香丸灌之。
 
或用韭根捣汁灌之,或用姜汁,或用葱白酒灌之。但卧处原有灯,则存,如无灯,切不可以灯照其面,只可远远点灯耳。一法,令人痛咬其大拇指,而唾其面,即活。
 
服毒
服毒者,砒信为重也。用小蓟根捣汁饮之,立救。或用黄矾散治之,据云奇效。
 
煤气中毒:用箩卜捣汁,移向有风处从口处连连灌服,醒后,用重量白糖服下,可很快恢复精神,此法极简单而又极实用.
 
半仙丸
半夏为末,水丸,如黄豆大。每用一丸,纳鼻中,男左、女右。
 
搐鼻散 见真
 
黄矾散
大黄(一两)明矾(五钱)共为末。每服三、四钱,冷水调下。
 
[救五绝] 总治卒死三方
 
凡溺死,缢死,魇死,急用韭菜捣汁灌鼻中,得皂角末、麝香同灌更快捷。
凡五绝,皆以生半夏为末,冷水为丸如豆大纳鼻中即愈,心温者一日可治。又于人中穴及两足大趾甲离肉一线各灸三壮。
凡卒死,以生半夏吹入鼻中,又治产后晕死神效。
凡卒暴恶死,或缢死,或奄忽死,心头微温者,葱心黄茎,男左女右,入鼻孔三四寸,鼻目出血者,有生机也。凡人涎潮于心,卒然倒地,急扶入暖室正坐,用火炭沃醋气冲入鼻内,即苏。或捣韭菜汁入喉中亦妙。
 
[救五绝] 中风中暑中毒霍乱中各症俱详内科
 
凡中风、中暑、中毒、中恶、干霍乱,一切速暴之症,以生姜自然汁和童便服立愈。(暑天中死,切勿饮冷水,急取灶间灰或道上热土,壅其脐间一窝,淋以热汤或溺,立愈。
 
[汤火伤] 烟熏欲死者
 
用生白萝卜嚼汁咽之立爽。
 
[救诸伤] 救急治破伤风
 
鸽粪(尖者,炒,一钱,)白面(炒,一两,)麻(不拘分两)炒存性,以上三味为末。如遇香油炒黄服,汗出
 
[救诸伤] 治打扑刃破伤风
 
(并蛇、犬、毒物所伤)蝉蜕为末,葱涎调敷破伤处,去恶水即愈。或取竹沥,灌二三升,即效。又方,天南星(切开汤泡七次,如急要只略泡,用湿纸裹煨热,)防风等分,合为末,每服二钱,温酒调敷尚温倾出洗蜡(五钱)之,汗出立愈,百日血流注紫黑,用大黄末、生姜汁调敷立消。
 
[救诸伤] 治抓破面上皮
用生姜自然汁调轻粉末敷之,无疤痕。(人身偶然皮破出血,用本人鼻涕搽之,可止痛生肌。)坠车落马筋骨疼痛不止,用玄胡索末,好酒调敷二钱,日进二次效。
闪拗手足,用生姜葱白同捣烂和面炒,乘热敷之,或活蟹打烂敷之亦妙。
闪脚踝作痛并治夹棍疮,用烂稻草炒灰,童便拌作饼遏痛处。又方,绿豆炒热以绸包裹遏之,立效。
手足刺,恶木刺及狐尿刺肿痛,用蒲公英摘取白汁,多涂立愈。
 
[诸物咬伤] 毒蛇咬伤
 
用蒲公英捣烂,粘贴即愈。又方,用鸡蛋敲破蛋头合在蛇咬处。蛋变黑色,再用一蛋合之。俟蛋内黄白不甚黑,再用一个合之,即愈。(兼治蜈蚣蝎子咬伤。)又方,将夜壶内尿垢用津唾研烂,搽之立愈。又方,以大蓝汁一碗,雄黄末二钱,调匀点在伤处,并令徐徐服其汁醋中钱五方干无蛇毒口敷之却以苦苣
 
[诸物咬伤] 上虺蛇咬
 
急拔去头心红发一根,用生何首乌捣汁,冲酒服之,其渣敷患处,痛立止。
凡蛇蝎蜈蚣咬伤,用五灵脂研涂伤处,立愈。
 
[诸物咬伤] 蜘蛛咬伤
 
(腹大如孕,一身生丝。)用羊乳饮之,几日即平。遍身成疮者,取好酒饮令醉,须臾,虫于肉中如小粟自出。又方,蓝汁一碗,细饮其汁,并点咬处,即效。又鸡冠血涂之,亦效,桑白皮捣汁涂,立愈。或蔓荆子油、薤白汁,各涂咬处,俱效。
 
[诸物咬伤] 蛇遗水毒
 
误饮腹中必生蛇,水调雄黄服,即下。
 
[诸物咬伤] 治蝎刺伤
 
(蝎有雌雄。雄者,痛在一处,井泥敷之。雌者,痛牵诸处,取瓦檐沟下湿土敷之。无雨时,则取新水从瓦土淋下,取湿泥敷之。)用蜗牛角捣烂敷之,极妙。蜗角即扁身天螺狮。蝎咬,用银朱鸡蛋清调敷。又方,生半夏、白矾等分,和醋敷伤处即愈。又胆矾搽之,立消。蝎螫痛甚,取冷水渍之即不痛,水微温复痛,即易新水渍之。又薄荷细嚼,敷之亦瘥。
 
[诸物咬伤] 癫狗咬伤
 
用野菊花研细,酒调服尽醉,效。无花则用根叶四两,煎酒二碗,水二碗,七分服。一方用人粪涂于患处,新粪尤好,诸药不及此。又法,急至溪河,将伤处洗,挤血净尽,多饮生姜汁则毒可解。仍封扎伤口,勿使受风。又方,用防风独茎者一两,天南星一两(泡七次,)晒干共为末,每服一钱,白汤送下。半日再进一服,汗下即愈。一方∶口含浆水洗净,用天南星(切片,淡姜水炒,二钱,)真防风(二钱,)共为末,干贴伤处,效,不更发。又常饮韭用米研末尽乃止。愈。
 
[诸物咬伤] 疯犬咬伤日久复发
 
用雄黄(明者,五钱,)真麝香(五分,)共为末,酒调敷二钱,服后必使得睡,切勿惊动.
 
[诸物咬伤] 狮犬伤
 
(与上条略同)急于无风处吮出恶血,无血则以针刺出血,小便洗净,香油调雄黄末,少加麝香敷之。
如仓卒无药,以百草霜、麻油调敷,或蚯蚓粪浓敷之,皆能急救。散毒法∶生麻油研豆豉为膏,丸如弹子大,常揩拭所咬处,却掐开看豉丸内若有犬毛,此毒瓦斯已出,另换一丸揩至无茸毛乃痊可。
 
[诸物咬伤] 狗咬成疮
 
用白果去壳,嚼细涂之,即效。
 
[诸物咬伤] 鼠咬伤
 
用猫毛烧存性,入麝香少许略研,香油调涂患处,效。
 
[诸物咬伤] 蜈蚣咬伤
 
用雄黄末醋调涂之。又白矾、生姜、半夏等分研末,醋调涂之。又桑白皮捣汁涂伤口,或独头蒜研贴之。又蜗牛取汁滴入咬口,又乌鸡冠血及屎涂之。又人头垢涂之,不痛不痒。
又青油点纸燃取烟熏之,又盐汤渍之,又黄蜡火上熔汁,滴患处,俱效。又法,用生蜘蛛放在伤处,蜘蛛自会向伤口吸毒,须臾,毒尽即将蜘蛛放在水中,可救蜘蛛。
[诸物咬伤] 杂色诸虫伤
 
用青黛、雄黄等分为末,新汲水调服二钱,又外敷之。又大纸燃蘸香油,点火吹灭,以烟熏之,即愈。又以麝香涂之,又生鸡蛋轻轻敲一孔合伤处,即愈。
蚯蚓伤(中毒腹大,夜听蚯蚓鸣,用盐水渍之,或先下盐汤一杯尤妙。又以锻石水浸之,又以鸡屎或鸭屎敷之,又老茶叶研末,油调敷之。)蚕咬伤(川芎和酱汁研敷,又苎汁饮之,并涂患处。)蝼蝈伤(用锻石和醋,涂患处,即愈,神效。)蜗牛伤(用蓼子取汁,浸伤口,即效。)壁獍咬人必死(桑枝烧灰,淋取汁,调白矾末,敷伤处即愈。又方,雄黄末磨醋涂之,可愈。)
 
[救诸毒] 解砒毒
 
(服砒未久,毒在上,宜吐之。若时既久,毒入腹,则不能吐出,须用黑铅等方下之。
即先吐者,亦宜服铅水、鸭血等,以尽余毒。)其症烦躁如狂,心腹绞痛,头旋欲吐不吐,面色青黑,四肢逆冷,又或闷厥心头微温,命在须臾者,用绿豆半升擂去渣,以新汲水调,通口服。又方,炒柏子壳三钱,红土三钱,同研细末,鸡蛋清调服,服后作一寒颤,即愈。重者不过两服。又方,用真靛花二钱分二服,以井花水浓调服之。又方,用细叶冬青汁频灌,即解。又方,无花果五钱研末,冷水调下,即活。又杨梅树皮煎汤,二三盏服之。又方,用黑铅磨水灌之。又方,毒在腹中,禾秆烧灰,新吸水淋汁滤清,冷服一碗,毒随利下。又方,生油灌之令吐。又方,热鸭血灌下立解。又方,用防风四两煎汤冷冻饮料之即解。又方,桐树叶捣烂,冲生白酒服之,又用粪清灌之亦解。又方,腊去沫,又打又吹花根捣汁一碗,甘草水煎浓汁。
 
[救诸毒] 解断肠草毒
 
(即野葛,一名钩吻,江西人谓之黄藤根,粤人呼为胡蔓草,又名大叶茶先用鸭蛋三个,将服毒人扶正,撬开牙关,剥开蛋壳,待蛋入胃,裹住毒草,次用猪膏融化温和灌之一饭碗,后用黄豆半升,同笋鸡一只连毛带肠捣烂,同清水一碗半煮熟,布袋滤去渣取汁灌下,其毒即吐。如不吐,即用芋苗探喉,鹅羽亦可,吐出即愈。其毒在胃者可治,入肠者难治。又方,用蕹菜生捣汁,饮一二茶杯即愈。(冬春用蕹菜子一两煎服,治胡蔓同。)
 
[救诸毒] 解胡蔓草毒
 
(治钩吻同前)急将大粪汁灌之可解。或以嫩叶心浸水,涓滴入口,百窍溃血,急用抱卵不出之鸡蛋研细和麻油,开口灌之,吐出可救,少迟则难治。(余同上条。)
 
[救诸毒] 解鼠莽草毒
 
(可与前两条同治)用黑豆取汁服之,可解其毒。又方,用枯莲房壳带蒂梗阴干,咀一两半,煎水二三碗,将冷灌之。如无莲房,用荷叶中心蒂七个,或用藕节七个,煎汤一碗,温令灌之,毒即解。
 
[救诸毒] 解信毒
 
(即砒霜未炼过者)速取梁上燕子窠,用井水三四大碗放桶内,将手搅调,用夏布手巾如榨腐法,筛去泥土、取泥水连灌三四碗,自吐。不吐再灌,吐尽即醒。(余与上条解砒毒同。)
 
[救诸毒] 治一切药蛊金石毒
 
俱用石蟹,以热水磨服即效。
 
[救诸毒] 解盐卤毒
 
用生豆腐浆灌下,再以鹅翎绞喉数次,令吐即活。又方,急将白糖四两汤灌下,垂死者即活。又方,用生羊血灌之亦可。又方,将常用搽墙纸洗水灌之,使吐即解。又方,用生大黄一两捣碎,再用豆腐浆同捣数十下,服后泻数遍,即愈。又方,用黄豆入水捣汁灌之,亦效。
 
[救诸毒] 解巴豆毒
 
中巴豆毒痢不止,以大豆一升煮汁饮之可解,或红豆煮汁亦可,又以冷粥一碗食下亦解。又方,以芭蕉叶捣自然汁,服之即止。又方,用葛根捣取汁饮之,又以冷水浸两手足极效忌食热物。又蓝根、沙糖擂烂和水服之。又巴豆畏大黄、黄连、芦笋、菰笋,各水煎水冷皆能止泄。
 
[救诸毒] 中鸠鸟毒
用干葛末,每服二钱,井水调下即愈。
[救诸毒] 中河毒
 
(毒在肝血脂子井眼,又忌煤尘落入锅釜。)用橄榄汁或粪汁、芦根汁俱效,或白茅根捣汁,冷冻饮料亦愈。又方,用白矾研末,白汤调下探吐之。
 
[救诸毒] 马毒
 
(开剥死半马中毒,遍身生紫俱溃,叫痛,急服紫金锭,吐泄则愈。)马汗入人疮内,毒瓦斯攻心闷欲绝,烧粟秆灰浓淋作汁,煮热蘸疮,于灰汁中出尽白沫即瘥。又用马齿苋捣敷,并取汁饮之。又以冷水浸疮数易,饮好酒立愈。驴涎及马汗入疮,用柘白矾、黄丹炒等分调贴之。
 
[救诸毒] 中牛马肉毒
 
甘草煮浓汁,饮一二升,或煎酒服,或吐或下。如渴不可饮水,饮之则死。
 
[救诸毒] 食马肝致毒
 
用猪骨灰,或牡鼠屎,或豆豉,或狗屎灰,人头垢,每一样水服,俱效。
 
[救诸毒] 食鳖过多或遇毒
 
用木香钱半,略研,煎服可解。苋菜与鳖同食,腹生小鳖,用马尿热饮一二碗即瘥,白马尿更妙。凡中鱼鳖毒者,饮靛汁即愈,或陈皮汤亦可。
 
[救诸毒] 竹鸡斑鸠
 
(夏食生半夏,人多食亦中毒。)用生姜汁饮之,如口噤者,撬齿灌入即活。
 
[救诸毒] 中铅粉毒
 
以麻油调蜂蜜服之,其毒自解,或饴糖亦可。
 
[救诸毒] 食隔夜菜误受虫毒
 
用生鸭血饮之,再煮熟鸭肉食之,其毒自解。
 
[救诸毒] 莨菪毒
(中此毒则冲心大烦闷,眼生星火,狂乱奔走,时见鬼怪。)抬磨针水研绿豆汁饮之。又方,甘草、荠煎汁饮,或蓝汁饮下亦可。又犀角磨水饮,又以蟹汁服之,又甘草、黑豆煎汤服。
 
[救诸毒] 艾毒
 
(久服艾叶则热气冲上,狂躁不禁,眼内生疮或有血出。)用甘草、黑豆煎汤服,或蓝叶汁、绿豆汁饮之俱可解。
 
[救诸毒] 过食豆腐毒
 
(生疮、噫气、遗精、白浊,切忌饮酒。)用萝卜(或子)煎汤饮之,又杏仁水研取汁饮之。
 
[救诸毒] 多食热面毒
 
用萝卜汁(无生者用子)水研汁服。又赤小豆末沸水服,即愈。
 
[救诸毒] 川椒毒
 
(闭口川椒有毒,人吞之使气欲绝,或下白沫,身体冷痹。)误食闭口椒戟喉气闭,吃大枣三四枚解之,又饮井水一二升便瘥。又地浆饮之,又浓煎黑豆汁将冷冻饮料之,俱效。
 
[救诸毒] 杏仁毒
 
(杏子双仁有毒,误服必死。)蓝叶汁饮之,又蓝实研取汁饮之,又地浆饮之三碗,又用香油多灌之,俱效。
 
[救诸毒] 解苦杏仁毒
 
(炒半生半熟即有毒)用杏树皮煎汤饮之,虽迷乱将死者亦可救
 
[救诸毒] 治菌蕈毒
(如菌蕈夜中有光者,欲烂无虫者,煮不熟者,煮的汁照人无影者,上有毛即卷赤色者,皆有毒,中之杀人。)掘地一穴以冷水搅之令浊,少顷取饮可解。又马兰根叶捣汁饮之。又枫树菌食之笑不止而死,用地浆最妙,人粪次之,或用冬瓜蔓汁解之。救诸菌毒用苦菜、白矾掬新汲水咽之。
误食毒蕈,即采生金银花嚼之可解,治菌毒亦同。又六畜及鹅鸭之类,刺取热血饮之可解。又油煎甘草冷冻饮料,只多饮香油亦可。中蕈毒吐下不止,用细茶芽(即雀舌茶)为末,新汲
 
[救诸毒] 藜芦毒
 
(人中此毒,吐逆不止)葱白汁饮之可解,或雄黄末和水服亦可。又方,香油或温汤饮。
 
[救诸毒] 矾石毒
 
用黑豆煎汁饮之可解。
 
[救诸毒] 硫黄毒
 
(中者令人心闷)用猪血或羊血乘热饮之,俱效。又宿冷猪肉或鸭肉羹冷食之。又方,黑锡煎汁饮,亦效
 
[救诸毒] 水银毒
 
用肥猪肉冷食之。又以猪脂食之,俱效。
 
[救诸毒] KT砂毒
 
用生绿豆研汁一二升,饮之即解。
 
[救诸毒] 大戟毒
 
令人泄泻不禁,煎荠或捣菖蒲汁饮之。
 
[救诸毒] 野狼毒毒
 
杏仁研水和取汁服,或蓝叶汁、白蔹末和水服之,俱可解。
 
[救诸毒] 踯躅毒
 
栀子煎汤饮,又甘豆汤饮亦可。
 
[救诸毒] 甘遂毒
黑豆煎汁饮之。
[救诸毒] 半夏毒
 
生姜汁饮之,又干姜煮汁服之亦可。
 
[救诸毒] 芫花毒
 
柑皮煎汁饮,又甘草或防风煎汤服。
 
[救诸毒] 多食海菜毒
 
腹痛发气,口吐白沫,以热醋饮即安。
 
[救诸毒] 烧酒醉死
(烧酒不可用锡器盛炖及过宿贮,久则饮之杀人。)用锅盖上气流水灌下半碗即活。又方,以井底泥摊其胸,浸发冷水中,饮以绿豆水可解又诸酒致毒,惟绿豆粉汤可解之。又饮酒中毒经日不醒者,用黑豆一升煮汁,温服一杯,次即愈。
[救诸毒] 解饮馔毒
 
凡中饮馔毒不知何物,即煎甘草荠汤饮之便效。
 
[救诸毒] 解百毒
 
用生鸡子清调白矾末可吐众毒,绿豆甘草汤亦解百毒。又法,在上不论何毒,多灌香油探吐即安,毒在下只以芒硝甘草汤利之亦可。又解毒丸∶用板蓝根四两,贯众(去毛,)青黛恍惚十五丸烂嚼,新水送下,两次即解。
 
[救诸毒] 菜蔬毒
 
(食诸菜中毒,发狂烦闷或吐下。)用葛根浓煎汁服佳。又猪骨烧灰,冲水服良。又多饮香油,又人乳汁或童便饮二升,愈。
 
[救诸毒] 郁肉
 
(肉盛密器盖之隔宿,名郁肉有毒。漏脯茅屋漏水沾湿脯,名漏脯,有毒。)用黑豆浓煎汁饮数升,即解。又多饮人乳汁,又捣韭菜汁服二三升,皆可解。
 
[救诸毒] 杂瓜果毒
 
(桂心为末,饭丸绿豆大,用水吞下十数丸,即愈,加以麝香尤妙。)
 
[救诸毒] 瓜毒
 
(石首鱼炙食数枚,或煮汁服之亦可。)六畜肉毒(犀角浓磨汁一碗服之,又水浸豆豉取汁数升服亦可。又胡荽子一升煮汁停冷,每服半升,日两次,又捣生韭菜绞汁饮俱效。)
 
[救诸毒] 食自死六畜毒
 
(用黄柏末二三钱,水调服,不解再服。)
 
[救诸毒] 食自死鸟兽肝中毒
 
(用人头垢一钱,煎汤化服。)
 
[救诸毒] 食牛马肉中毒
 
(用芦根取汁饮一二升,又多饮清酒即解,浊酒亦可。)
 
[救诸毒] 牛马肝毒
 
(用人乳汁饮一二升,立愈。)
 
[救诸毒] 食牛羊肉中毒
 
(以甘草汁一二升服之。)
 
[救诸毒] 食狗肉不消
 
(用芦根捣汁饮之,又杏仁一升去皮研,水二升煎,去渣,分三服。)
 
[救诸毒] 食鹅鸭中毒
 
(糯米泔饮,或温酒饮,又秫末水研取汁服一杯。)
 
[救诸毒] 食中毒箭死鸟兽肉及野鸟肉毒
 
(用狸骨烧灰和水服,又黑豆汁或蓝汁亦可。)
 
[救诸毒] 食鱼中毒
 
(饮生冬瓜汁最验,又浓煮冬瓜汁饮之。)
 
[救诸毒] 食蟹中毒
 
(生藕汁、冬瓜汁煮,蒜汁、紫苏叶或子煮汁饮之,俱效。)
 
[救诸毒] 食鳝中毒(以蟹食之即解,或豆豉汁饮之亦可。)
 
[救诸毒] 食鱼脍不消
 
(食鱼脑即消,凡食鱼过度,亦食鱼脑为妙,又以生姜汁服亦消。)
 
[救诸毒] 多食生脍成癖
 
(取水中小石子数十枚烧红,投五升水内,复取出,烧赤再投,七次即即解。)
 
[救诸毒] 食鳝食鳖毒
 
(用豆豉一合,新汲水半碗,研浓饮,频频服之,即愈。)
 
物性相反误食伤人
 
甘草与鱼同食杀人。蟹与柿反。黄瓜与花生反。南瓜不可与羊肉同食,犯之立死。猪肉得胡荽烂人脐。羊肝得生椒烂人脏。河豚同鹿肉食杀人。河豚风栗并食有毒。羊肉同脍酪食害人。脍生同酥乳食之变诸虫。鳖肉与苋菜食之还生鳖。荆花落鱼羹即杀人。石膏与荞麦面同食杀人。服木鳖子啖猪肉杀人。食黄嗓鱼犯荆芥杀人。食驴肉亦最忌荆芥。蜜并食有毒至死者。茅舍漏滴肉上,食之杀人。
兽有歧尾,蟹有独螯,羊一角,鸡四足,鳖三足,白鸟乌首,乌鸡白首,白马青蹄,黑马白蹄,鱼无肠胆,牛肝叶孤,饮瓶花水有毒,瓶浸腊梅尤甚。采草药夹杂毒物能杀人。
鱼昂头出水二三寸者,有毒杀人。蛇虺涎滴入饮食中杀人。淘积粪坑秽水入口即死。淘古井须防冷毒致死。百足虫毒杀人。服官粉杀人(即铅粉。)曼陀罗闹阳花酿酒令人狂笑,昏沉不语。
多服仙茅,舌胀大难治,(以小刀刮之,至百十下,有血出乃缩,即用大黄、芒硝煎服二三碗,仍以蒲黄、青黛、黄柏末或冰硼散等药搽之,可愈。)老鸡过数年有毒(养生家鸡老不食,夏不食鸡。)
 
避蛊毒
 
如入蛊乡饮食,即潜于初下箸时,收藏一块在手,尽吃不妨。少顷即将所藏一块潜埋于人行十字路下。即蛊于其家作闹,蛊主必反来求教。或食时让主家先动箸,或明问主家云,莫有蛊,以箸筑桌而后食,则蛊不能为害。又方,雄黄末少许,洒于酒中,先食大蒜,再食他物,主家见之,即不下蛊。
[避蛊毒] 中蛊毒
 
(如中蛊毒,先以白矾末,令尝不涩觉味甘,次食生黑豆不腥,乃中蛊也。)毒在上,则服升麻以吐之;毒在下,则服郁金以下之。或合升麻郁金以服之,不吐则下。
又方,浓煎石榴根皮饮之,不下即吐出虫,皆活。又方∶以白矾牙茶捣为末,冷水调饮即又方,用鳗鲡鱼干末,空心服之,鱼或烧炙令香食之。其鱼有五色纹者尤佳。一方,土三钱煎服,又马兜玲三钱煎服,俱效。又用甘草、白矾为末,清水调服,或吐或下即安方,燕屎三合,熬独蒜三枚和捣为丸,梧子大,每服三丸,(日三五服,)蛊当随利下而又胡荽根(即芫荽根)捣汁半升和酒服,蛊立下。又取胡荽子研,水煮取汁,冷服半升日二次瘥后。
 
[避蛊毒] 金蚕蛊毒
 
(验法用白矾、生豆如前。)取两刺,置病患房中搜擒其虫。又方,石榴花浓煎汁饮之,吐出活虫即愈。又皮烧为末和水服一钱,当吐虫出即愈。
 
[避蛊毒] 炙蛊毒
 
于足小指尖上艾炙三壮良,有物出。饮酒得之,随酒饭出;肉菜得之,随肉菜出。即愈。神效。皆于炙疮上出。
 
挑生毒
 
(岭南人挑毒于饮食中以害人,其候初觉胸腹作痛,次渐搅刺,十日则物则胸痛,在下则腹痛)在上者,用胆矾末五分,投热茶内,化毒探吐之。在下者,用郁金末二钱,米饮调服,当泻下恶物。
后以四君子汤去甘草调理脾胃。有人胁下肿起,顷刻如碗大,此挑生毒也。五更时以生绿豆试嚼之,觉香甜即是。用升麻研细末,取开水冷定,调服六钱,连服二三次,痛泄中,葱数茎,根须皆具,肿则消缩,仍服平胃散调补而愈。
 
吞鸦片烟毒
 
轻则心中发燥,急用活鸭血或鹅血灌之,或酱油或凉水多灌之,吐出鸦片烟即愈。或用白矾、雄黄同研末,清水调灌亦效。若服多毒重,则身冷气绝,似乎已死。若肢体柔软,实未死也,乃鸦片性烈醉迷之故。将其人放在潮湿阴地,用筷撬开牙齿,又以竹筷一枝横放口内,令口常开,时以冷水一杯灌之,有金汁灌之更妙,外以冷水在胸前摩荡,每日夜十余次,又用冷水一盆,将头发散放水盆内漂之,三四日后,鸦片之气退尽即活。(切勿见太阳,若一经日照,便不可救。)但身不僵硬不变色,七日以内毋遽棺敛,曾见以此法救之皆活。又方,用灯油频灌,吐即愈。(盖烟膏见油不散。)惟调酒服者难救。
 
野芋毒
 
野芋自生溪涧间,叶与芋相似,而形差小,误食之杀人,惟以地浆与粪汁饮之则活。又方∶大豆煎浓汁,多温饮之,甚效。芋种三年不采成□芋,误食并杀人,治法与上同。




 
联系我们: 第二届世界蜂疗大会组委会
吴老师 138-1126-3153(微信同号)
宋老师 152-1078-2736(微信同号)
卓老师 152-0107-3223(微信同号)
 
论文投稿邮箱:120@39fengliao.com
网址: www.39fengliao.com   www.39fengliao.org


39蜂疗网是中国蜂疗行业权威门户网,面向蜂疗专家、蜂疗医院、蜂疗从业者及蜂疗爱好者,提供传统中医学、针灸学、蜜蜂学、蜂疗学研究、技术、保健等领域的互联网线上线下服务。肩负“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蜂疗专业委员会、中国民族医药学会蜂疗分会的国家级两大医疗学会秘书处工作”和蜂疗人才培养重任!

 
健康 · 养生专题更多>>
京ICP备08101493号-7
Copyright © 2013 39蜂疗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