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癌中之王”依然无法打败父亲

2016年11月02日 已有人阅读 病友分享 我想学蜂疗
肝癌患者苏光草病前,在江西公园留念 



2012年2月10日,曾伟开始给爸爸蜂疗,我也跟着曾伟学会了蜂疗。回到家后继续帮爸爸蜂疗。一个月后,蜂疗有了效果,我带着爸爸到上海复查结果很好。



蜂针疗法救活了爸爸,也救助了我们一家人。生活这条路并不好走,但只要与家人在一起,再苦再难也是幸福快乐的。
 

 
我叫苏诚,来自江西上饶市玉山县一户普通的家庭,目前在江西理工大学就读于社会体育专业。家里还有爸爸、妈妈和妹妹,爸爸是一名电工,妈妈在工厂里打工,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这些年为了供我和妹妹读书爸妈一直节衣缩食,尤其是爸爸患有多年的乙型慢性肝炎却舍不得花钱医治,直到病情恶化成了肝癌,全家才慌了神儿,家人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变。

 
肝癌击倒了家中顶梁柱
2011年10月的一天,妹妹哭着给我打来了电话:“哥,你赶紧回来吧,咱爸得了肝癌!”我脑袋一下就懵了,爸爸才48岁,正值壮年,怎么会得癌症呢?而且还是最凶险的“癌中之王”——肝癌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我先到学校申请了休学,因为我要陪爸爸看病,暂时是没办法回学校了,然后带着简单行李连夜坐上了回家的车。
 
路上,我满脑子都是这些年与爸爸相处的情形,小时候看到村里其他孩子拿着玩具枪很是羡慕,回家跟爸妈要玩具枪,妈妈说我不懂事打了我一顿,而爸爸却连夜做了把木头手枪送给我。上大学报到时,爸爸坚持把我送到学校,又笨拙的帮我把床铺好,连饭都没吃一口就回去了,后来听妈妈说,他连旅店都没舍得住,在火车站窝了一宿,坐第二天早上的车回去的。
 
父爱如山,爸爸虽然沉默寡言,但却默默为了做了很多很多……
 
走进低矮的土房,爸爸半躺在木板床上精神萎靡,目光呆滞,妈妈一边抹泪一边自责:“都怪我,早就知道你爸有肝炎,却一直没给他治。县里医院的大夫说你爸的这个病得去上海的大医院治。可咱家哪有那么多钱啊!”

 
全家总动员挣钱救亲人
两天后,我带着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五万块钱,和爸爸去了上海。而母亲则继续留在老家打工挣钱,年仅16岁的妹妹也缀学了外出打工。虽然打工挣来的钱和高昂的医药费相比无异于杯水车薪,但我们都不能放弃自己的亲人。
 
2012年初,爸爸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做了肝切除手术,术后又放射治疗1个疗程,治疗后爸爸体重消瘦20多斤,右侧少量胸腔积液,偶尔伴有咳嗽,有时会头晕。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姑息手术后,爸爸的体质已经很弱,不能再做放、化疗了。我只好带着爸爸出院回家了,这时候的爸爸面色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,体力不足,说话没底气,胃口特别差,一顿饭也就喝完粥,甲胎蛋白值达4000多。爸爸卧床休息,话更少了,我知道他的心理压力很大,便想说点儿笑话逗他开心,可无论我说什么,他都很少和我搭茬。
 
 
小蜜蜂续命爸爸得救
爸爸已经完全放弃了,躺在床上等死,难道我也要放弃吗?我不甘心,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他,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离我而去吗?妈妈和妹妹仍在辛苦的挣钱。她们都没放弃,作为家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我怎能就此放弃呢?
 
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听说蜂疗可以抗癌,就四处打听,后来就找到了“蜂疗抗癌孝子”曾伟。在湖南娄底曾伟家中,我握紧曾伟的手,将爸爸的情况告诉了他,满含期待地说:“我爸爸的病就靠你了,这是我们一家人最后的希望……”
 
没等我说完,曾伟就说:“你的心情我理解,从你身上,我看到当年我给我爸爸治疗癌症的影子,那种煎熬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我会尽全力救你爸爸的。”
 
2012年2月10日,曾伟开始给爸爸蜂疗,我也跟着曾伟学会了蜂疗。回到家后继续帮爸爸蜂疗。一个月后,蜂疗有了效果,我带着爸爸到上海复查结果很好,我给爸爸做的蜂疗起到很好的效果,医生也很惊讶地问道:“怎么什么都没做,肿瘤变小了,其它情况也比以前更好了?”多亏了蜂疗,让爸爸捡回了一条命,家里人都特别开心。
 
半年后,我欣喜地打电话告知曾伟:“我爸的病情一天天好转,体力也恢复了,癌痛全部消失,胃口也很好了,甲胎蛋白由原来的4000多降到400多了,爸爸现在也慢慢适应了蜂疗,不再悲观失望了!真是太感谢蜂疗了!” 
 
蜂针疗法救活了爸爸,也救助了我们一家人。生活这条路并不好走,但只要与家人在一起,再苦再难也是幸福快乐的。
 
如今,我已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习,而妈妈和妹妹依然在打工为生计奔波。我要尽快成熟起来,肩负起全家生活的重担,为爸妈和妹妹撑起一把绿色的保护伞。
 

温馨提示

本网为您专业提供自然疗法“蜂疗”对各种疾病的临床研究与应用,在此提醒广大网友,蜂疗是有一定风险,请务必在专业蜂疗人士的指导下接受蜂疗。

特别提醒:

1.本网收集的资料仅供患者与家属了解疾病与基本治疗原则、方法,具体治疗应遵医嘱。本网站内容仅供参考,不足之处,敬请谅解。

2、[39蜂疗网]在线专稿,转载请注明“39蜂疗网”。媒体合作请联系:010-87667632

本文来源:未知 ( 编辑:YH0822)

已有 次访问,共0人喜欢 【我喜欢】

有问必答

已解决问题

更多>
李万瑶信箱了解更多
李万瑶教授
欢迎蜂疗行业专家、人士及蜂疗爱好者欲向李万瑶教授探讨、交流、学习蜂疗者 请联系
  • 信  箱:liwanyao@39fengliao.com
  • 助理专线:010-87667632
京ICP备08101493号-7
Copyright © 2013 39蜂疗网 All Rights Reserved.